首页 »

屠光绍:深化审批制度改革,困难再大也要努力

2019/10/10 6:25:47

屠光绍:深化审批制度改革,困难再大也要努力

“2013年以来,上海已通过审批制度改革累计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1351项,对促进社会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但是,若要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鼓励创新创业,审批制度仍有很多方面需要继续深化改革。” 4月29日中午,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屠光绍走进上海广播电视台 《市民与社会·市长热线》节目现场,以“深化审批制度改革,简政放权激发市场活力”为主题,与广大市民进行了对话交流。

 

行政审批需要更公开、更透明

 

中午12时热线一开通,市民张先生就打入电话,反应了一种“乱象”:“虽然行政审批程序已经精简很多,但也存在着‘急事急办’等不公开、不透明的寻租现象存在。”

 

屠光绍在接听电话时回答说:“目前审批制度改革的所有政策都实行公开透明的方式向社会告知。”他表示,对于私下交易的现象,鼓励市民进行曝光,同时政府也会加强监管,进一步加大政策的透明度和公开性将是市政府下一步需要努力的方向。

 

在浦东张江园区工作的赵先生以自己三天之内获得“三证合一”的营业执照为例赞扬了市政府“十二五”期间在提高行政审批效率和公开化方面取得的进展。但同时,他也针对政府如何克服政务信息传达的“最后一公里”瓶颈和第三方中介机构良莠不齐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现在大量行政审批、公共管理、监管等事项都是在基层实现,所以现在各个区都设立了行政服务中心,市民可以就近办理企业的准入和登记。”屠光绍说,“并且,现在各街镇还设有社区服务中心,使行政审批管理能够贴近老百姓,让市民更有获得感。”

 

对于中介问题,屠光绍表示,中介服务是服务业的重要内容,发展中介服务也是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要求,有利于促进社会分工和提高服务效率。而“中介乱象”的产生是由法律法规不完善和政府监管不到位造成,所以,政府在今后规范管理中介服务方面要做到政府和中介的有效分离,让中介服务机构找不到依附政府的空间。

 

事中事后监管让政府有所为、有所不为

 

最近,部分商家携消费预付卡钱款潜逃,市场化教育机构乱收费等现象屡有发生,对此,市民倪先生打进电话提出,市场机制的确需要发挥决定性作用,但也希望政府能在市场机制不能解决的问题方面立好标准。

 

屠光绍对倪先生关于政府应该创造条件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的观点表示赞同。“市场主体自己能够决定的地方就应当交给市场,社会组织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就应该交给社会组织。”屠光绍说,“但是若涉及到政府职能,如公共服务,政府就不能缺位。”

 

屠光绍还指出,但即使是政府必须管理的方面也应该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完善和改革政府管理方式,使政府管理既能够不越位,又能有效到位。

 

“办公室文化”可理解为人为因素占主导。在打进热线的听众中就有一位从事国际海运工作的厉先生向屠光绍反应:“当前行政审批工作的理念还保留着‘办公室文化’,人为因素影响过大,使一些具体要求朝令夕改,让市民有些无所适从。”

 

对此,屠光绍解释道:“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都进行了标准化管理,理论上不会因为人员变动而改变。”他表示,市民反映的问题说明政府在标准化管理的公开透明方面还存在一些漏洞,需要改进。同时,屠光绍指出,一些基层审批部门所要求的多余材料既增加了企业的办事成本,耽误了企业时间,也是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上越位的典型。针对这些乱作为现象,市政府在下一步审批改革中会进行治理。

 

执业资格监管要与市场和企业发展相适应

 

在热线开通期间,有不少打进电话的听众是正在进行自主创业的市民,他们纷纷表示,前期的行政审批简政放权让他们的创业之路更容易。但是,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在互联网出版、动漫和游戏开发行业进行创业的刘先生表示,互联网的发展产生了许多新的业态,而当前一些审批、许可证的要求不能与企业的需要相适应,限制了新业态的发展,他为此很苦恼。

 

屠光绍回答,在许可证的审批、发放方面政府的确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管理方式、时间安排,尤其需要考虑现行许可证的安排是否能与企业发展相适应。他认为,这一方面的确是政府在进一步深化行政审批改革中要改进的地方。

 

由于老龄化程度高,所以养老一直是上海市政府非常关注的问题,推行社会化养老也是上海“十三五”期间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一位在养老服务方面创业的吴先生反应,当前他在养老医护人员的资质问题方面存在着困扰,希望政府能够推进养老医护人员真正实现多点执业。

 

屠光绍回应说,当前上海养老服务领域的需求很大,虽然政府已经从法规、政策、支持措施等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但市民反应的有关护士、护工的资质和多点执业问题对政府继续进行行政审批和事中事后监管改进仍有很大的研究参考价值。

 

随着屠光绍与市民之间的探讨越来越深入,一个半小时的直播很快接近尾声,但对“深化审批制度改革”的探讨仍在网络社区里继续。“上海的目标是要成为行政效率最高、透明度最高、收费最少的行政区域之一,但困难还很多。”屠光绍坚定地表示,“困难再大也要努力。大家对政府工作的肯定是对我们的鼓舞,指出的问题值得我们重视,提出的建议我们会认真地借鉴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