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方多地霾情持续 石家庄连夜出台“史上最严”治霾政策

2019/8/14 8:56:57

北方多地霾情持续 石家庄连夜出台“史上最严”治霾政策

近三天华北黄淮雾霾加重

11月18日至20日,华北中南部、黄淮等地雾霾加重,部分地区有重度霾,影响最重时段为18日,中国天气网提醒公众注意防护。20日起,今年下半年以来最强的一股冷空气来袭,中东部将迎来大范围雨雪和大风降温,雾霾也会随之减弱消散。

近日,华北中南部、黄淮等地天气静稳,雾霾滋生。从16日夜间开始,随着空气中湿度增大,污染物扩散条件进一步转差,雾霾发展、加重。

中央气象台预计,17日至19日,华北中南部、黄淮、陕西关中等地将出现轻至中度霾,部分地区有重度霾;18日至19日早晨,上述部分地区有大雾天气。预计,17日08时至18日08时,北京、天津西部、辽宁中部、河北中南部、山东北部、河南中北部、陕西关中、山西中南部、四川盆地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度霾,其中,北京南部、天津西部、河北中南部、河南西北部、陕西关中、山西中部等地部分地区有重度霾。中央气象台11月17日06时继续发布霾黄色预警。据中央气象台预报员桂海林介绍,雾霾影响最严重的时段为18日。

此次雾霾天气将于19日下午开始减弱,河北南部等地则要到20-21日才会改善。雾霾过程中,华北平原能见度差,高速公路可能会限速或封闭;另外重污染天气持续,公众外出需注意防护。

石家庄连夜出台“史上最严”治霾政策

11月17日夜间,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紧急出台举措,2016年11月17日-12月31日,除承担居民供暖和保民生等重点任务的生产线外,全市所有钢铁、水泥、焦化、铸造、玻璃、陶瓷、钙镁行业全部停产。

同时,凡是不能稳定达标排放的涉气企业一律停工,非民用燃煤设施一律停用。全市所有露天矿山、采砂、石材加工、砂石料加工等行业全部停工停产。

“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治霾政策。”多位钢铁研究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以往出于环保要求出台的停限产政策,通常只需执行数天或一两个星期,“石家庄这次如此长时间、大力度的手段,还是首次。”

石家庄市政府将上述举措命名为“利剑斩污行动”,目的是为了完成河北省政府下达的任务。

石家庄市政府在对外公布的行动方案中称,9月中旬以来,该市连续出现多个重污染天气,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位持续倒退,完成全年PM2.5浓度下降10%的考核任务“极其艰难”。

“为扭转这种被动局面,市政府研究决定,利用从现在到年底仅有的45天时间,全市开展一次大气污染防治利剑斩污行动。”上述方案中写道。

环保部记录的跟踪数据显示,自9月21日以来,石家庄的空气质量开始急剧恶化。这59天中,达到“重度污染”以上级别的天数有26天,首要污染物为PM10和PM2.5。

石家庄市政府称,除了其他地区外来输入和不利气象等因素,造成污染的更主要的原因是该市大气污染物排放量过大,主要来源包括,大量燃煤企业和农村原煤散烧形成的排放,主城区大量的建筑工地和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工地带来的扬尘,以及汽车尾气污染。

11月16日,河北省长张庆伟到石家庄市调研并主持召开该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就做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进行研究调度。

次日,石家庄市委书记、市长邢国辉立即主持召开市政府第六十三次常务会议,要求“贯彻落实省委副书记、省长张庆伟督导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讲话精神”,全市“决战45天”,确保2016年PM2.5年均浓度不出现“不降反升”问题,同时确保到年底前不出现AQI(空气质量指数)日均数值500以上的“爆表”天气。

相关配套措施显示出,石家庄市政府已将这项任务提至顶格地位。

该市政府要求,对各县(市)、区PM2.5年均浓度下降率考核目标实行“一票否决”,凡出现“不降反升”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一律认定为不合格,并对相关领导予以问责。

同时,此次行动的突击检查将打破正常作息规律,重点在夜间开展。该市环境综合执法支队在原有12个中队基础上,又专门成立了4个特别行动组,加大夜查力度,一旦发现环境违法行为,将依法顶格处罚。对发现的不符合排放标准的企业和单位,“该整顿的整顿,该关停的关停”。

更令企业不敢轻视的是,石家庄将实行违法排污企业黑名单制度,把企业是否达标排污作为审办信贷业务、用地审批的重要依据,对偷排偷放企业从重处理。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石家庄辖内的钢铁企业主要有河钢集团石钢分公司、河北敬业集团、辛集澳森钢铁,合计年产能约1500万吨,此外还有石鹿特钢、丰达钢铁、西柏坡钢铁等数家民营企业,规模都较小。

虽然此次停产时间较长,但真正受影响的钢铁产能规模并不算大。王国清说,剔除承担供暖任务的产能,停产产能不到180万吨,对钢价的影响不大。

钢铁研究资深人士马忠普则认为,石家庄钢厂停产的影响,更多的是“信号效应”。

“石家庄钢厂停产政策的出台,并不只是市级政府的意愿,而是与省政府乃至国家政策精神相一致的。石家庄停了,唐山可能也得动点真格。”马忠普对界面新闻记者称,京津冀是雾霾污染的重点区域,在国家不缺钢材的情况下,政府已经开始把环境治理放在重点地位,这对于钢市而言是利好。

“一律停产有点强制,”王国清认为,在污染严重时,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应该严格控制,而对环保达标但排放量偏高的企业应当适度控制,不应该“一刀切”。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钢铁业分析人士则认为,“如此长时间的停产,尤其是在当下钢价较高、企业盈利相对较好的时候,对企业不公平。”企业固然应该承担环保等社会责任,但也应有章可循。

马忠普则认为,治理大气污染,还必须重视当前国内钢铁产能区域布局不合理的问题。

“目前的布局过于集中,就算都已环保达标,大量企业的粉尘等污染物集中排放,也依然很容易超出一个城市的环境容量。”马忠普称,除了退城搬迁,国内钢铁行业需要重新考虑布局问题,做到内陆和沿海均衡发展。

新华社:雾霾预警非小事 群众利益是大事

连日来,山西太原持续出现重污染天气,AQI指数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一路领先”。环保部18日通报称,在此次重污染天气应对中,太原未及时发布相应级别的预警信息,在环保部督查组的敦促下才发布黄色预警。“环保部点名批评太原”的消息一出,立即引发社会舆论普遍关注。

事实上,包括太原市在内的一些地方,面对重污染天气预警发布不及时、不主动的问题并非个案。此前每有重污染来袭都有群众质疑:为何雾霾这么严重,政府还迟迟不发预警?记者注意到,当地即便发布预警,也并非第一时间放在政府官网等即时平台,公众往往要到次日才能通过纸媒获知预警信息。

重污染天气应急机制是基于当前我国异常严峻的大气污染形势提出的,旨在提前预警、及时响应,避免重污染天气的持续恶化,加强对公众健康的防护。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各地均制定了专门的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这些预案看起来相当完善,有时却在重污染天气到来时沦为一纸空文。正所谓重度雾霾之中,机器照响,工地照开,污染照排,应急机制停在“纸头”而未落到手头。这反映出一些地方政府缺乏法治思维,不依法依规办事。

预警发布滞后,也凸显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应急能力不足。一些地方应急机制各环节的工作流程不够细化、具体,缺乏操作性;一些地方的政府预案与部门专项实施方案、企业具体操作方案缺乏衔接,相互支撑不够;一些地方缺乏对重污染天气进行预测研判的技术力量,难以改变被动响应的局面。政府在防治重污染天气中担负着主导职责,应该不断提升应急响应能力、完善预警应急体系。

说到底,面对重污染天气预警不及时、应急不主动,根本上还是没有将群众利益真正放在心上、落到实处。空气质量事关每个人的身体健康,每当重污染天气到来,也总会引发公众高度关注。面对公众关切,政府怎能不积极回应、不主动发声?面对雾霾中依然冒黑烟的烟囱,照常尘土飞扬的工地,政府怎能熟视无睹、无动于衷?置群众感受和切身利益于不顾,甚至漠然视之,反映出个别领导干部不担当、不作为。

我们常说,群众利益无小事。抗击雾霾是一场艰难的战争,只有时刻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把百姓的“呼吸”放在心头,齐心协力、攻坚克难,才能得到群众的理解与支持,凝心聚力共保一片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