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用一场“莫扎特马拉松”挑战自己和观众

2019/9/16 16:45:07

用一场“莫扎特马拉松”挑战自己和观众

采访宋阳的时候,他拎着他的琴盒,一副随时准备练琴的样子。“也不知道现在一天练多久,反正有时间都在练。”从去年开始,一有机会他就登台演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去年3月,他演了莫扎特《D大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去年12月连演了三场莫扎特《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今年又再陆续攻克了其他几部作品——一切都像是在为本月底的这场马拉松“蓄势”。

 

今年是莫扎特诞辰260周年,全球都在以各自的方式纪念这位名垂青史的音乐家。宋阳演绎这场“莫扎特马拉松”的决定得到了许多人鼓励。一般来说,六首小提琴协奏曲分两场音乐会连续演奏完已属少见,一晚演完,在体力、情感投入、音乐把握上都是巨大的挑战。

 

即使累倒在舞台上又有什么关系呢

 

宋阳是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青年教师,教学之余时常登台演奏。2002年,他在上海举行了俄罗斯作曲家施尼特凯作品的中国首演专场演出,著名作曲家、时任上海音乐家协会主席的朱践耳撰写了乐评并给予极高评价。2005年,他与加拿大音乐家合作演出法国作曲家梅西安的《时间终结四重奏》。2008年,他在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成功首演中国作曲家吕黄的《小提琴与大提琴双协奏曲》。他还曾在美国、法国、俄罗斯、德国、日本、保加利亚等国家举办音乐会。

 

2014年至2015年,宋阳和他的学生与大地之歌室内乐团合作演奏了数十场音乐会。今年3月,宋阳又被上海古凡交响乐团聘为音乐总监,在保利院线的全国巡演中担任指挥。上音附中校长刘英非常支持宋阳的登台。因为演奏多了,反过来也促进了他的教学。他把自己频繁登台得到的经验都传授给学生们,更好地点播和启发他们。

 

为什么到了40岁,又重新“复出”,启动自己的演奏事业呢?宋阳说:“我只是想试试看这有没有可能。”为什么要挑战一场3个多小时的“莫扎特马拉松”呢?宋阳的回答仍然很简单:“我只是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认识宋阳的人都知道他对小提琴的痴迷和执着。2007年,宋阳留学俄罗斯,在奥尔学派传人卡扎丽娜教授门下系统学习俄罗斯学派的演奏艺术。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听了近百场音乐会,自己“啃”下几十首演奏曲目,还在两场国际比赛中获奖。回国时,他运回来超过100公斤的书籍和乐谱。这些年来,听音乐会、教课、练琴、演出他一样都没落下。慢慢地,他的演奏技艺日益成熟,挑战自己的欲望和决心也日益增强。

 

面对这次“莫扎特马拉松”体力和技艺的双重挑战,宋阳说:“即使演完累倒在舞台上又有什么关系呢!何况,只要你全身心投入演奏的时候,你并不会疲劳,只会兴奋不已。”

 

莫扎特不是你想象得那么天真快乐

 

宋阳的目标是在这场音乐会中表现出莫扎特的“真”。

 

他说,莫扎特是个非常率真的音乐家,他的作品反应了他的性格和生活。莫扎特不是许多人想象中的那样天真,他还有许多幽默甚至粗鲁的地方。你读他写给妈妈的信,会发现,他向妈妈道晚安的时候会说,祝您在床上放一个响屁。他也不是许多人想象的那样永远是让人愉悦的,在他的生活里、音乐里有许多伤感的地方。比如他有一段时期跟母亲去巴黎寻找机会,机会没找到,母亲也去世了。但是,你在他的作品里听不到一泻千里的悲伤,好像所有的悲伤都可以被抚慰。

 

莫扎特的音乐常常是悲喜交加的。比如莫扎特《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第二乐章,即使在大调里也有忧伤,在最欢乐的时候也是有眼泪的。而在莫扎特的小调乐曲里,即使有眼泪也不让人绝望。宋阳说:“那种情绪的变化一瞬间就过去了,听众不细细体会就感受不到,甚至许多演奏家也会忽略这些细节。莫扎特的音乐里有太多的性格、太多的色彩,被他用一种含蓄、精致的方式表达出来。”

 

这场“莫扎特马拉松”不仅对演奏家来说是一场挑战,对听众来说也是一场挑战。宋阳却对观众信心十足。他说,好的音乐就像好的电影一样,带着你往前走,适当地让你满足,但你并不一定能预测到下一步将得到什么。他希望在3个半小时时间里,带领听众们沉浸于莫扎特的世界里,一步步往前走,去发现莫扎特更丰富的色彩,在一个鬼脸、一声叹息中去接近这位音乐天才。

 

题图:奥地利天才音乐家莫扎特的纪念邮票。 新华社(资料照片)  视频为皮亚佐拉《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四季》夏  内文图:图片来自宋阳 图片编辑:项建英 编辑邮箱:ljnjf@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