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被评为全球第二的台湾健保制度,如今怎么就遭老百姓天天骂呢?

2019/9/11 21:31:27

曾被评为全球第二的台湾健保制度,如今怎么就遭老百姓天天骂呢?

近期,笔者随长宁区青年代表团赴台湾展开了为期7天的学习考察活动。短短一周的考察,让笔者感受到了台北城市的精致、传统文化的底蕴、当地市民的幸福感。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笔者注意到台北公共场所随处可见的急救箱,各类私营小诊所晚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以及大型医院宽敞整洁的候诊大厅,这让笔者误认为台北的医疗还是那么先进,那么人性化,那么有温度。可是当笔者翻看当地的报纸,以及回大陆后了解的情况,却发现并不完全是那样。

 

台湾地区始建于1995年的全民健保体系,类似于大陆的医保,曾因为质优价廉而享誉国际,20多年来屡受好评。英国《经济学人》曾将台湾地区医疗保健评为世界第二,仅次于北欧的瑞典;健保制度最辉煌的时期,民众每人每月平均付20美元的保费,每次看诊平均付挂号费4到10美元,就可以到特约医院找任何医师看病,价格是美国的六十分之一。但是现在,台湾老百姓却天天在骂健保制度。这是为什么呢?

 

客观而言,台湾的健保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它的涵盖面广,只要是当地合法居民,或合乎规定的外籍人士,都可以纳入健保系统之中。在缴纳了相对低廉的健保月费后,挂号看病方便限制少,病患可以任意选择医生医院,看病次数也没有限制,因此深受当地民众的喜爱。

 

但是从2012年健保系统开始出现问题,“健保局”频频传出亏损甚至破产的信息,例如知名的长庚医院,很多医生给病人看病主动要求录音,也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和护士转向私人诊所和放弃在公立医院工作的机会。2014年当局推出新的健保政策也没有能够解决继续亏损的问题。今年10月,由民进党当局推动“修法”,把在台就学的大陆学生纳入健保,但保费没有当局补贴需要全额自付,而外籍学生也由原来的自费六成变成全额自费。

 

与马英九时期的健保政策相比,民进党当局此举明显是想用学生健保这块来补充台湾健保的费用漏洞。笔者不禁想问,难道台湾健保真的濒临破产吗?那么又是什么导致如今这番窘境呢?

 

一直以来,台湾全民健保的基金筹措与偿付实行“以支定收、以收定支”的办法,医疗保险基金现收现付,没有积累。为此,医疗保险管理部门不断改革医保支付办法,以确保医保基金的平衡。但是随着台湾医疗技术高速发展,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健保的保障范围越来越广。因为可以无限制地满足所有患者的各种需求,有人就把保险变作福利,治疗费用也越来越高。

 

更严重的是,在台湾,不管在野党还是执政党都在搞“民粹”,为了赢得选举,他们在选前都跟民众承诺“你们看病都不要花钱”。上台后,为了实现承诺的“你们看病都不要花钱”,健保系统就通过各种办法将基金无力支付的矛盾转嫁到医院和医生身上。

 

本来台湾的医疗服务收费就很低,比如脏器移植的收费是美国的四分之一,大多数医院都处在亏损状态。以前医院为了弥补赤字,药品价格由医院自己招标决定,跟健保要求的售价有差额利润;后来,健保要求医院药品零差价,这样医院一大块收入就没有了。

 

同时,一些政客一直拿这件事作为政治砝码攻击执政党,台湾的“健保局”也爱拿这炒作,向媒体放话把这个叫做“药价黑洞”。台湾的媒体也分蓝绿,只要对本方阵营有利,不管事实如何什么都报道,结果台湾民众不明真相,以为医院通通在干坏事。更有民众一旦有利可图就告医院,医患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因此,为了弥补亏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台湾知名医院来大陆揽客,或者在大陆开设诊所,期望依靠大陆的人口红利、用较高的技术和优质的服务获取高额利润来弥补岛内医疗的亏损。

 

台湾健保的历史与大陆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些情况值得我们引以为鉴。

 

如今,大陆的医改在走这条相似的路。在不提高总体医疗服务价格的前提下,要求医院药品零差价,通过统一招投标方式,整体降低药品价格。必须要说,我们现在走“全民医保”这条路是正确的,老百姓的医疗支出确实下降了。如今,我们基础医疗服务的价格比台湾地区还低,等待时间比台湾还短,医疗技术的发展比台湾还快。

 

但是,参照台湾地区的经验,笔者觉得,全民医保只是在保障基础部分,是人人平等的保险。面对如今不同民众越来越多、越来越高的医疗服务需求,应该让其他保险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但在决定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要先把一些原则想好。因为整个医疗保障体系一旦确定,再改就很困难,风险也会很大。台湾现在的健保窘境可为我们的前车之鉴。